我的大伯

 原创    2012-09-22

父亲在视频中说大伯已经下不来床了,也不能说话,每天只是喝着粥,看那情形,似乎剩下的时日不多了。

爸爸说,本来想瞒着爷爷奶奶,可是大伯现在的情况,哪里还瞒得住。兄弟几个筹划着大伯的后事,奶奶却是一个人躲到屋里不言语。爷爷奶奶已经八十多岁了,怎么经得住这样的失去。

爸爸说,小时候,爷爷家里成份不好,总是被人欺负,大伯作为长兄,很小就出来帮助爷爷做活挣工分。大伯没文化,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,都是吃苦受罪的日子多。

都说养儿防老,可是大哥把大嫂娶进家门之后,大嫂和大伯母的关系就没有好过。大嫂倔强的脾气和大伯母好胜的性格,让这个平常的家庭充满了火药味。在我的印象里,大嫂似乎都是在娘家的日子多,而大伯母也因为和大嫂的不和渐渐的对大哥有意见了。大伯和大哥,这个家庭的两个男人,都选择了沉默。特别是大伯,言语更少。在我的印象里,大伯就是一个憨厚老实,本本分分的农民。

但正是这样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民,上天却无情的选择让他得了癌症。

当大伯确诊为肝癌的时候,大伯母要瞒着不告诉他,找来几个兄弟商议怎么办。大伯的肝癌似乎已经很严重了,就是医治,天价的开销不说,能治好治不好还得另讲。这对于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说,简直就是一个灾难。大哥没文化,都是在外打工过话,手里哪里有钱。大伯的几个兄弟也都是各有个的难处。父亲倒是主张到大的医院再去复查下,看看情况是不是不至于这么糟糕或者有什么经济的治疗方法。但是最终,大伯还是留在了家里,每天靠着输液维持。

爸爸说,大伯的病是常年隐忍的缘故。在恶劣的家庭环境里,大伯选择了隐忍沉默。就是到现在,大嫂还是不肯踏进伯母的门,不肯见大伯哪怕最后一面。亲情竟至于此!在伯母和大嫂的战争中,大伯成了最弱势的人。他不会去说不会去争,只有憋在心里,时间长了,就憋出病来了。

大伯过生日的时候,大伯母要亲戚们都来,父亲还特地给大伯买了一个生日蛋糕-也许这是大伯吃的第一个生日蛋糕,也许是最后一个....

母亲要我给大伯打给电话,但又说不让,怕大伯觉察到了。

但这事怎么能满过大伯呢,身体一天比一天恶化,终于到不能下床的时候,他微弱的给大伯母说,准备好后事吧...

最可怜的还是爷爷奶奶吧,要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-不能承受之重...

现在,我在远方,想念着我的大伯,想着他从外面做事回来为我带鸡腿,想他从自家的葡萄架上给我摘葡萄,想他在地里背弓的身板,想他常年身上的淡淡的烟味...

我的大伯,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,正如中国千千万万个同样隐忍的灵魂一样,在这片辽阔的大地上生老病死,可歌可泣。

在死亡面前,我们都是感到无能为力,但这大自然的法则有谁能变动?唯有记忆与思念,能够超越时空。

但愿,好人一生平安....

文章最后修改于 2023-06-27

相关文章:

刀郎《罗刹海市》 - 唱的淋漓听的得劲
回乡闲记
辛丑年春节记事:外乡人
卧看牵牛织女星
大雨冲刷了都市的喧嚣

发表留言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,必填项已用*标注。发布的留言可能不会立即公开展示,请耐心等待审核通过。